是否曾因世界的虛偽而心灰?是否曾因人心的叵測而意冷?

在這個城市裡,我能與多少人擦身而過?
能與多少人談話?
又能與多少人交心?

交心的標準在哪裡,我不知道。
我只知道這很難做到,因為人們總是如此地善於偽裝,這種幾乎接近本能的反射動作,
將所有真實的想法小心翼翼地深埋。



永遠不知道你在想什麼,
是的,永遠不會知道。


坦白,真誠,赤裸裸,毫無保留 ...
或許,人心從未存在這些字彙。
誰也沒有資格批評誰,
因為我們,都一樣做作。

CA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