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63793921.jpg  

就只剩平衡工作和自己的精神狀態而已。



  體內一直養著一頭受傷的巨獸。因為害怕牠會傷得更重,所以只能持續將牠深鎖。痛苦的巨獸無處可走,面對著四周,於是放聲咆哮嘶吼,並用頭上的角用力撞著血管與肉壁建成的紅色牢籠。鮮血泊泊,漸漸淹沒了巨獸,腳、身體、肩膀、頸部,最後淹過了頭 ── 牠的眼前,只剩一片豔紅。

  然而,囚禁巨獸的容器愈是感受到牠的疼痛,就愈是不敢打開那道鎖。

  in the end 這頭巨獸,永遠找不到出口。





  我知道,當機會來臨,自己將會毫不留情地捨棄一切高飛遠走,That's who I am. 我就是如此驕傲虛榮。而也只有到了那個時候,我才能釋放出體內的巨獸,重新為牠找到一個沒有界線的牢籠。

  只是,在這之前,要如何穩定自己心跳的節奏,我,還找不到確切的步驟。




  好想好想,遠離這一切靜靜地生活。








CA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