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學習心得 (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295820_10150374095173130_533468129_8064657_1299574769_n.jpg  

  上週五,臨時收到消息說下午一點有賴聲川老師的演講,於是連中飯都來不及吃,就跑到成杏廳去排隊了。由於沒有事前索票,所以無法提前進場,排在長長的人龍後面,當下有種想放棄的感受。沒想到因禍得福,輪到我進場時竟然被領到貴賓席!(第三列正中央)實在太幸運了 : ) 得以近距離欣賞大師的丰采,真是開心。

, , ,

CA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(昨天打的文章,莫名其妙全部不見了 ... 今早重新打一遍 >  <)

6.jpg  

CA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  2011 成大學生論壇第一場「成者能辨,媒體亂影」,主講人邀請到前中時電子報主編黃哲斌先生(更多主講人資訊可參考這裡: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studentforum/32996045),只見講者一打開 PPT,首頁斗大地寫著「我如何停止幹譙而愛上網路 ── 閱讀主流媒體的衰微年代」,略帶幽默的字句迅速地吸引了我的目光,配合著黃哲斌先生時而嚴肅時而搞笑的言談,讓整場演講顯得格外熱鬧,一點都不無聊。

  拖了好久終於有空在此分享我的一些筆記,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 : )

, , ,

CA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  歐政的第一堂課,老師分享了法國的求學經驗。他說,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法國人都普通到不行,六千多萬的法國人口中,大概只有幾萬人是菁英,而這些人,也註定要背負起領導法國各行各業的使命。高度菁英化,遂成了這個國家的重要特色。

  不過,這批菁英是如何自千挑萬選中脫穎而出?很明顯的,答案便是來自於教育制度。法國不像台灣使用輔導制做為教育方式,相反的,他們使用嚴格的淘汰制,將學生仔細地依照實力層層區隔,從中篩選出所謂的菁英。當然,老師除了課堂授課解題之外,不會再另外給予你任何學習上的協助亦或是想著如何讓學生更好;也就是說,法國學生想要念好書,一切只能靠「自己」。

  此外,法國是人治色彩很深的社會,一個簡單易懂的例子是,假設你在大學得罪了某一位著名教授,那麼,這輩子你就永遠不用想要從該所大學畢業了。而同樣的情況,也反映在教授的自治權,例如若是在某科目考試之後,全班只有一人獲得教授的認可,那麼這個班就只有他會 pass,剩下的人,教授則有權力將他們全部當掉。而教授,也確實會這麼做。


  截然不同於台灣,如此嚴苛的教育方式,培養出了這批所謂法國的「菁英」,也使得法國在全世界的各行各業都佔有一席之地,人人都不敢忽視法國的存在。



  沒有人能說,這樣子的制度是好還是不好。然而過度菁英化所產生的後果,便是一個地位與能力不相稱的國家,以及存在於國內令人無法忽視的巨大文化差距。知道嗎,其實法國人真的沒有世人想像中的浪漫,只是在其境內的幾個歷史悠久且高度發展的城市裡,生活的優渥以及美麗的街景,使得部分法國人有能力與閒情逸致製造出浪漫的假象而已。



/


  課堂末了,老師講了一個關於法國的笑話,他說,法國這片土地什麼都好,唯一的缺點就是:上面住著法國人!




CA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秋葉原殺人狂是受虐兒
中廣新聞網 2008/06/17 14:30 

日前在東京秋葉原鬧區瘋狂開車撞人,並且持刀刺殺多人的男子曾經是個受虐兒。
凶手「加藤智大」的弟弟表示,凶手在很嚴酷的環境下成長,他的母親非常專制,曾經強迫他在地板上吃飯。

加藤的弟弟對媒體說:母親非常愛他們,也非常嚴厲,她相信好教育才有好前途。有一次加藤不知犯了什麼錯,媽媽把飯菜倒在地板的報紙上,讓他像狗一樣在趴在地上吃飯。

, ,

CA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就在昨天,我參與了「T3 公共政策論壇」的其中一場,論壇內容是內政部警政署署長侯友宜的「治安政策簡報」,而與談人,則理所當然地出現了同樣來自警政體系的楊永年老師。

  從以前我就喜歡侯友宜先生的正氣凜然,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魅力與氣質,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,也沒有任何人可以賦與完整的文字形象。奇妙的瞬間,我再度被深深吸引了。而腦裡忽然浮現的另一個人,是永遠的青天 ── 陳定南。


/


  在前半個小時的政策簡報中,雖然各種精闢觀點佈滿了我的筆記,然而這些純粹的知識卻並未給我太多的感動與衝擊。猛然發現身旁剛認識的友人竟已開始打起瞌睡,我甚至不禁開始為講者感到心急,只因我心知肚明眼前這位身經百戰的署長所擁有的不只是如此,而本次講題的框框及有限的時間卻強硬地侷限了他。

  終於在結語以及提問時間,我聽到了屬於侯友宜先生自己的思想。

  他說,警政署的同仁不能總是因為世人根深蒂固的觀念已經太難扭轉,就輕易放棄經營所謂的新警察文化。即使多數台灣人對於警察依然持有成見,但是他不會放棄任何讓大象轉身的可能。在自己的任內,他選擇投注時間去推動靖紀專案,改造警察文化,因為數據再漂亮,都沒有民眾的直接感受來得重要。


  把這個屬於侯友宜先生的思想放大,我的腦中飛快浮現了好多故事。是呀!我們曾經因多少世人投注的眼光而絆倒而踟躕?又曾經為此放棄了多少並且為此消極?最接近我的學生會,財務不明、業務不清的形象,是否也該開始有所 change?想著想著,問題很多,但卻沒有解答。因為我知道總有人為反對而反對,為杯葛而杯葛;總有人一知半解、以管窺天,同時也放棄去關心及尋找真理。

  社會上總是存在著這麼多來自結構的無奈和掙扎,眼前,就是一個例子。因此我知道,即使有理,也永遠說不清。然而,我們依然不能放棄讓大象轉身。

  

  是的,不該再逃避。因此請允許我在此試著說聲:「讓我們共勉。」

,

CA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