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字架  

十字架
十字架
作者:重松清(Shigematsu Kiyoshi)
譯者:
出版社:柿子文化
出版日期:2013/1

 

 

☆ 2010第四十四屆吉川英治文學賞
「重松清此番榮膺該獎(以《十字架》獲得吉川英治文學賞),無疑令他步入了小說大家的行列!」By《每日新聞》
「立起《十字架》,是我寫作至今的最高峰。」By 重松清

 

 

《本書簡介》

  一九八九年九月四日/藤井俊介/綽號:藤俊(諧音「不死鳥」)/國中二年級
  白天仍像平常一樣到學校上課的他,當晚在自家庭院的柿子樹上吊了。

  在中學飽受霸凌所苦的藤井俊介,在遺書上寫下了四個同年級學生的名字後,上吊自殺了;而名字出現在遺書上的四個人,就這樣單方面背負起俊介的情緒,各自走上不一樣的生命道路,就算畢業、工作、結婚、生子……,俊介的身影始終都無法從他們的心中抹去──他們就這樣在後悔、苦惱、迷惘、傷痛中,蹣跚地探尋前行……。
  素有「日本導演最愛的作家」、「人生問題省思作家」之譽的重松清,在《十字架》中以「真田裕」第一人稱回顧的敘述方式,寫下一段「跨越二十多年」的校園霸凌事件,並從死者及其親人、青梅竹馬、同班同學、暗戀對象,以及施暴者、校方、媒體等各種不同的角度切入,來重新審思──旁觀者的輕率、日益嚴重的校園暴力、製造更多傷痛的自殺情節、生命的重量、憎恨與原諒、逃避與贖罪等各種人生和教育問題。

 

《作者簡介》
重松清
  1963年出生於日本岡山縣。畢業於早稻田大學教育系,曾於出版社工作,而後踏入作家生涯。1999年以作品《刀》獲得第十四屆坪田讓治文學獎,並以另一部作品《邊緣》獲得第十二屆山本周五郎獎,2001年並以《維他命F》獲得第十二屆直木賞,而本書《十字架》也在2010年獲得第四十四屆的吉川英治文學獎。
  除了不斷推出話題之作,身兼記者的他,亦親自參與許多報導文學與訪問實務。
  其他著作包括:《千年之夢》、《退休酷斯拉》、《清子》、《青鳥》、《在那天來臨前》《你的朋友》、《流星休旅車》……等。

 

 

 

並非背負著沉重的包袱,而是與這樣的重擔合而為一 

  「人類會感到絕望,是因為遭受到了讓人厭世的殘酷對待,還是因為遭到讓人厭世的殘酷對待時,沒有任何人伸出援手呢?」── 記者 ‧ 田原昭之 

  讀完了重松清的《十字架》之後,這一句話,不斷地縈繞在我的腦海裡。然而,正如田原先生所言:「這種什麼也沒做的罪行,在法律上是無法可管的。」

  只是,「什麼也沒做」這件事情,難道真得是這群孩子們的錯嗎?他們不就只是在努力模仿自己看到的社會而已嗎?為什麼這樣的「認真學習」,反而成了罪大惡極?走偏了的是這群孩子?還是根本整個社會都是共犯?

  「當天壟罩在教室裡的沉重氣氛,的確是一種悲傷,我們也確實受到了不小的打擊。只是現在想起來,一切,都淺淺的。悲傷很淺、打擊也很淺,就像是習字課時,那本印著淺淺示範文字的字帖一樣 ── 就是覺得在那種時候,就應該要表現出那樣的情緒。一切,只不過是在模仿而已。

  中學生藤井俊介因為飽受霸凌所苦而自殺了。活下來的同學們,全都被冠上了「見死不救」之名。但是說實話,相對於媒體對於這些孩子的批評指責,我認為對於所謂的大人們的管教功能之質疑,才應該是重點。曾幾何時,對於壞學生視若無睹,竟然成了 best policy。大人們背叛了孩子們的信任,無論是校方、老師還是家長都無力解決的問題,難道現在要這群孩子們承擔?而事發後校方的息事寧人的態度,更是等於再一次對藤俊見死不救。同班同學死了,而且是死於自殺,原因還是被霸凌,而應該教會大家去感受這些苦惱與痛苦,不正是學校的責任嗎?不正是大人的工作嗎?

  讀完這本書,我努力控制自己,不要去陷入這種將一切怪罪於社會的典型思維。但是,依然停止不了 ... ...。同時,我也無法發自內心地去同意任何一句對於這群孩子們的指責。

 

 

  「霸凌並不是一件小事,有人甚至會因此失去性命,它不應該被當作是只發生在孩子們年幼世界的錯誤 ── 直到我長大成人後,我才開始這麼想。」── 真田裕

 

 

  對我來說,閱讀這本書的最大感動,是伴隨著書中角色的成長,對於事件所產生的想法和體悟。尤其是關於「家人的愛」。隨著歲月的流逝,無論是藤井俊介的家人還是真田裕,甚至是記者田原,心境都有了許多改變。原本無法體會的「那個人」(藤井俊介的父親)的想法,也漸漸地清晰。

  「擔心,是父母的工作,而相信自己的孩子,同樣也是父母的工作。所以啦,如果小孩說他們每天在學校都過得很好,為人父母的也只好相信了。」藤井俊介的家人最終選擇相信,拒絕弄清楚實情,因為要是他們將來龍去脈搞清楚了,那麼,那個孩子一個人這麼拼命地忍耐,便變得一點意義都沒有了。「所以他們遮住了耳朵,閉上了眼睛。」── 他們的兒子,死於一種名為「自殺」的意外。父母的愛,就是這麼一回事啊。

  只是,即使選擇放棄探詢真相,失去家人的傷痛依然難以淡忘。

  「如果,我失去了這個孩子 ... ... 如果,遺忘他便可以走出傷痛,我依然寧願永遠都走不出來。我一點都不希望走出來。」── 真田裕

  許多許多的疑問,真田裕透過自己的成長找到了解答。

 

 

  就像藤井健介在信中所寫的:「我最近才終於想通 ── 一直以來,我們並非背負著沉重的包袱,而是與這樣的重擔合而為一,一起生活著,所以根本不可能把包袱放下來。我們能做的,或許只有讓自己肩更能挑、腳更有力吧?」 

  人命的重量,是放不下的啊。所以,不要逃避。請確實教導這些孩子,給予他們與十字架合為一體的勇氣吧。

  

 

 

 

 

 

31629_10151292662893130_2008181675_n  

(森林墓園 ‧ 斯德哥爾摩 ‧ 瑞典/The Woodland Cemetery:Skogskyrkogården)

購買此書:http://www.taaze.tw/apredir.html?ap124064777_a_11100640985

 

 

2013/2/4 新增:

529404_10151423284493130_1357464584_n  

感謝出版社不嫌棄,引用我的書評。看到時很開心,以後我也會持續耕耘,記錄我讀過的好書以及所收穫的感動。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❁離光最近的地方 - the closest place to the lights❁

CA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