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10593788  

靈異港灣
Manniskohamn(HARBOUR)
作者:約翰.傑維德.倫德維斯特(John Ajvide Lindqvist)
譯者:陳靜妍
出版社:小異出版
出版日期:2013/7/25

 

 

 

《血色童話》是我最好的故事,但《靈異港灣》是我最好的著作。
-約翰.傑維德.倫德維斯特

 

  只要知道它的祕密,你就再也逃不掉了。

  將由托瑪斯.艾佛瑞德森改編成電影
  2011年國際IMPAC都柏林文學獎入圍作品

 

《本書簡介》


  「爹地,那是什麼?」瑪雅指向遠處某個地方。

  一個燦爛的冬日裡,放眼望去,視線所及的冰層都覆蓋著白雪,安德斯看不出女兒所指的方向有什麼不尋常之處。瑪雅跑出去看個仔細,五分鐘後,噩夢降臨。燈塔外只有一望無際的冰層,瑪雅根本不可能就這麼憑空消失,卻還是發生了。她到底看到什麼?

  兩年後,安德斯離了婚,成了酒鬼,回到了島上。然而,瀕臨絕望的他卻接收到一個訊息,使他重新燃起一線希望:瑪雅還在這個世界上,只是他卻無法接觸到她。不久,安德斯開始看到一些失蹤多年的島民,他們的樣子和當時一模一樣,完全沒有變老。是酒精的影響,還是他犯了失心瘋?原本十分美麗的童年玩伴,為何不斷的整型,破壞自己的外貌,將自己弄得又老又醜?不僅如此,他很快發現瑪雅的失蹤並非單一事件,島上的居民,包括他自己的祖母在內,都保守著隱匿不揚的祕密。安德斯越挖越深,一步步揭露了看似寧靜的小村莊裡黑暗而致命的內幕。

  約翰.傑維德.倫德維斯特在《靈異港灣》結合人性弱點與自然力量兩種元素,創造出亦真亦幻的氛圍,並以優雅流暢、平實清新的文字,描繪出生動的景物與深層的複雜情緒,建構出一個既詭譎又美麗、既迷人又悲傷的故事。現在與過去交錯的敘事方式,提供豐富的背景與情緒的流動,娓娓道來的是從絕望的失落到失而復得的希望之間一段漫長的旅程,時而感動人心,時而毛骨悚然的細節鋪陳,令人著迷。


《作者簡介》

約翰.傑維德.倫德維斯特 John Ajvide Lindqvist

  瑞典人,生於一九六八年,成長於斯德哥爾摩郊區小鎮布雷奇堡(Blackeberg),從小夢想能闖出一番名堂。他曾是魔術師,還在北歐魔術牌技比賽中贏得第二名。之後成為喜劇脫口秀表演者長達十二年。後來轉戰進入劇作圈,寫出了膾炙人口的電視劇本《Reuter & Skoog》,並擁有多部舞台劇作。《血色童話》是他第一部小說,在瑞典造成轟動,二○○五年獲選為挪威的最佳小說獎,並入選為瑞典電台文學獎。並於二○○八年榮獲「拉格洛夫文學獎」殊榮(Selma Lagerlof Prize for Literature),改編成電影《血色入侵》的劇本也由他親自撰寫。電影上映後,立刻引起國際間多方迴響,橫掃各大影展獎項,如二○○八年紐約翠貝卡影展最佳影片及最佳攝影、第四十一屆Sitges影展最佳歐洲奇幻電影、富川國際奇幻影展最佳導演、觀眾票選最佳影片、評審團大獎等四十多項大獎。好萊塢電影版《噬血童話》則由麥特.李維斯(Matt Reeves)執導,克蘿伊.莫蕾茲(Chloe Moretz)主演。

  約翰.傑維德.倫德維斯特之後的作品皆獲得好評,被翻譯成多國語言。第二本長篇小說《斯德哥爾摩復活人》的改編電影預計2013年在瑞典上映,由瑞典知名記錄片導演Kristian Petri執導。繼《血色童話》後,倫德維斯特也將與托瑪斯.艾佛瑞德森再次攜手合作,將他的第三本長篇小說《靈異港灣》搬上大螢幕。倫德維斯特的第四本長篇小說《小星星》已於2013年小異出版。

 

 

大海給予的,大海收回。

  從故事一開頭的短篇《沙棘》開始,作者便成功地營造出一股詭譎的氛圍。猶如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中所出現的那座擁有生命的小島一般,這段關於沙棘的描述,隱約地在暗喻著什麼,原本我們認為是自然界景象的島嶼、植物、大海,或許,並不那麼單純,他們所進行的著的「活動」,就如同彼此掠奪的人類般慘忍 ... ...

  1984 年,情竇初開的安德斯與希西莉雅,在度瑪雷這座小島上接吻;2004 年,安德斯與希西莉雅帶著女兒瑪雅回到這座小島上渡假,然而,瑪雅卻在全家人一起參觀固瓦岩上的燈塔時神秘失蹤。接著,整個故事的發展開始在島嶼的歷史以及現今的故事中交錯進行,片段式的敘事手法再加上錯蹤的時間軸,使得整起事件更加撲朔迷離、複雜難解。許多微小的故事,拼湊出龐大的格局,也帶出了醜陋的人性與現實。

  大海賜與人類的資源有限,然而,人類的欲望卻是無限。「大海是眼不見、耳不聽的神祉,環繞著我們,對我們有無上的影響力,卻連我們的存在都不知道。我們的渺小遠遠不及象背上的一顆沙粒,如果大海想要奪走我們,輕而易舉 … …。」人類無法停止互相爭奪,但也無法從大海手中得到更多。對手過於強大,使得人類為了獲勝,逐漸變得迷信、愚昧。

  「對任何一種魚類表達不敬之意,以不正確的名稱對魚類表達藐視之意者,需罰款六馬克。」

  某一年,有人被困在固瓦岩上,繼而被海浪捲走或消失。人類注意到此事發生之後漁獲量顯著增加,且大海整個夏天都很合作。之後,獻身大海的的習俗開始在島上流傳 … …。人們把犧牲者上了手銬腳鐐送到固瓦岩,大海收走貢品,再以鯡魚回報。

  讀到最後,秘密拼湊完成。從來就沒有什麼靈異,也沒有任何超現實的力量介入,一切,都是源於人類的貪婪與無知。大海適時地停止了這一切的悲劇,用最極端,同時也是他唯一能用的手法。這發生在閉鎖島嶼上的故事,最終以最「自然」的方式畫下了句點。一切都不是偶然,而是必然。

 

  島嶼隆起,人們來到島上,故事隨之而來。地震過後,深藍色的高牆捲起,對著人們打下,小島還在,但人們不在了,故事,也結束了。

 

  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❁離光最近的地方 - the closest place to the lights❁

CA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